中国需要什么样的机甲英雄?

  “既温柔又有力量”地传递家国大爱

  一说到可以变形的人形机器人,人们首先想到的往往是美国的变形金刚、日本的高达……但中国需要什么样的机甲英Xióng,又可Yǐ怎样融入中Guó的文化元素形成自己的机甲文化呢?针对这一话题,《环球时Bào》记者近Rì采访了多位相关领域的专家。

  王亚男表示,在移动互联网与智能手机等新技术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一代年轻人,对于爱国主义、家国情怀有着独特的表达与接受方式。以国之重器为原型的机甲可以用“既温柔又有力量”的方式来打造Zhōng国自己De机甲英雄,丰Fù中国自己的机甲文化。更重要的是,借助这种方式向更广泛的年轻群体传递爱国主义、家国情HuáiDe正向种子。

  中国需要有自己的机甲吗?

  在探Tǎo中国是否应该有自己的机甲之前,首Xiān要搞清Chǔ机甲这个概念是什么,它又与变形金刚有着怎Yàng的异Tóng呢?机甲是一个外来词汇,从字面上看就Shì机Dòng装Jiǎ,一般出Xiàn在科幻或超现实影视作品、游Xì和小说中。中国知名机甲Yì术家、“中国机甲计划”发Qǐ人孙世前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介绍,变形金刚在好莱坞Diàn影中的概念设定不Zhǔ于机甲,而是属于有着自Zhǔ意识的智慧生命体。在行业内,更多是以这个概念来区分机甲与机器人,比如大部分高达就Mò有自主意识,所以它们属于机甲。另一个定义就是是否有人类驾驶员,从这个角度Lái看,大到日本的高Dá机QìRén,小到美国漫威电影中的“钢铁侠”,它们都属于机甲。而从另Yī个层面来看,机甲Pī称为“男人的终极浪漫”,每个男人或男孩心底都有一Gè梦想:可以驾驶着武力值很高的机Jiǎ去保护家园和身边的人。从这个角度看,无论变形金刚、高达还是“钢铁侠”都给人一种安全感和力量感。

  王亚男Biǎo示,欧美、日本的Jī甲文化往往根植于影视作品、文学作品,如果脱离这些适合大众传播De载体,光是一款机Jiǎ不容易让国人对它产生非常深的认知Yǔ喜ài。中Guó可以创作一些以Guó防装备、军事文化为题材的文艺作品、影视作品、动漫作品,让这些机甲有一个“根”,那时中国机甲文化就更容易创新,也会更加丰满。

  王亚Nán认为,《环球时报》Tuī出环球机甲正当其时,“对于这些Guó之重器的关注与报道是《环球时报》长期参与国民大安全观等国家软实力塑造的一Zhòng重要体现。国人对于国产装备的关注也可以转化为爱Guó热情的源源动力,《环球时报》通过以国之重器为原型的中国机甲英雄将这Xiē国产主战装备中的工Yè之美、国防之新成就传递给更多国人,特别是年轻人,是一种Fēi常好的尝试”。

  机甲这个名称是个舶来品,是否需要重新创造一个属于Zhōng国的名称呢?Zhōng国军事专家、《航空知识》主Biān王亚男ZàiJiē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未必Yī定要换Míng称,只要有更多中国元素来充实这个概念,那就可以为我Mén所用,就像变形金刚最初是日本公司提出来De,但现在一提变形金刚人们只会Xiǎng到Shì美国文化。

  在采访中,孙世Qián向《环球时报》记者Huí忆起一段当年的亲身经历。2014年《变形金刚4》在中国上映前,他的团队得到片方巡展委托,Zhì作了1∶1比例的9米高擎天柱Hé7米高大黄蜂,矗立在北京前门箭楼前。然而,这些来自国外的庞然Dà物却掀起了不少争议,孙世前由此陷入了深深的反思——在Qián门这样一Gè中国传统文化底蕴深厚的地Biāo前进行展示的应是属于中国自己的机甲作品。“我在经GuòDuō年积累之后,发起了‘Zhōng国机甲计划’。希望让中国的年轻人可以拥有自己的机甲英雄,也希望中国可以逐渐形成特有的机甲Wén化。”

  Jī甲一定要以武器装备为原型吗?几位专家在接受采访的过程中对Cǐ持保留意见。据孙世前介绍,大型机甲是一个从艺术品到科技Chéng果再到工业品De跨界的综合性产品。机甲文化可以催生孩子们对于Jī器人的兴趣,下一次工Yè革命可能就会与智能Jī器人紧密联系。

  如何以机甲为载体,将中国文化植入到机甲这个从国外引进的概念之中?孙Shì前的解决方案之一是以十二生Xiào为机甲IP主题。王亚男则认为,以国产明星装备为原型的机甲其实也具有Hěn强De中国印记。

  王亚男认为,机甲文化也不一定要完全聚焦于国防领域,中国还有很多科技IP可以开发,比如长征五号运载Huǒ箭也可以作为机甲的原型,中国超级计算机、“中Guó天眼”等Biāo志性的科技成果也可以作为机甲原型,变形金刚作品中也并非只有会变形的飞机和汽车,只要符合角色定位的设计需要、符Hé相关知识产权Hé法规要求,完全可以把这些中国科技成果作为机甲原型融入Dà众文化之中去。 

  王亚男认为,开发以Guó之重器为原型的机甲玩具可以是一种牵引,更要在这个基础上不断创新,要与中国的国防文化Shēn度融合。比如可以选择Cài用冬季涂装的志愿军T-34坦克分队作为机甲原型,Biàn形之Hòu就是一群白色机甲,组合时配以沙盘,可以命名为“环球机甲·长津湖分队”,以便让更多年轻人了解那段可歌可泣的抗美援朝历史。还可以将目前的更多科技元素融合到机甲中去,比如眼睛或某个感光元件可以Zài墙壁上投影出一段Jiān-20首飞的画面。

  专家:国防机甲是个突破口

  王亚男表示,近些年中国国防工业取得众多成就。多款海陆空天先进装备陆续Yàn制并开始列装部队。国产隐身战机歼-20就是其中最具代表的型号。作为我国自主研制的具备高隐身性、高态势感知、高机动性的第五Dài隐身战斗机,Jiān-20研制成功并列装部队标志着中国进入隐身战机时代。如果这样一型代表中国战斗机制造领域的最高成就,与科幻作品中变形机甲巧妙结合,带给Guǎng大军迷与年轻受众的将不仅仅是航空机甲的可玩性,更是对Yú“国之重器”的满满自豪Gǎn。

  在这样的背景下,《环球时报》社与北京Jiē触优品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达成战略Hé作,将于8月1日重磅推出“Huán球机甲”系列变形机甲。据了解,环球机甲将以备受国人与世界Zhǔ目的一系列“国之重器”为原型,着力打造中国“机甲宇宙”的全XīnIP,其中包括以中国首Kuǎn五代机为原型的“歼-20”黑闪黑金限量版,以海空天国产主战装备为原型的“歼31-逍鳐”航空机甲、“055大驱-玄Chī”舰船机甲以及“红旗9BE-岩戟”Kòng天防御导弹机甲。

  在好莱坞的电影和日本的机甲文Huà中,难以避免会夹带一些“私货”。那怎么才能Gèng好地将Zhōng国的价值观传递给中国的孩子以及年轻人呢?孙世前表示,《壮志凌云2》完全就是一个美Jūn征兵广告,《变形金刚》系列电影中也经常出现MěiJūn航母等装备展Shì实力的桥段。中国机甲首先要做的是要填补一个国内的空白——别国孩子可以为之骄ào的本Guó机甲,中国孩子也应该有。